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新闻

一时冲动两条年轻生命妄断送 百般劝解家属企业纠纷终平息

来源:嘉定工业区   2019年3月27日 09:09

  1月7日晚,嘉定工业区某企业内发生一起令人唏嘘不已的案件。该企业一名年轻的外地员工汪某在单位被同事杀害,而杀人者当天深夜也跳楼自杀了。

  对于这起后续有可能引起重大纠纷且社会影响恶劣的案件,叶城司法所得知后,立即展开案件提前介入工作。1月8日下午,在被害者家属尚未抵沪之际,叶城司法所及时会同派出所、综治办等相关部门,与该企业的负责人就此案件的后续处置事宜进行前期沟通。司法所所长向该企业的负责人告知了此类事件处理的相关法律规定,并告知处理此类事件的一些工作方式,提醒他们处理突发事件的注意事项,并建议企业专门安排人员负责接待被害者家属,安抚家属情绪。司法所也将密切注意此事的发展。

  数日后,抵沪的被害者家属向企业提出经济赔偿要求。包括工伤赔偿、人身损害赔偿、精神损失费以及家属此行的交通费、食宿费等开支,并提出就算社保不支持工伤赔偿,工伤赔偿费用也要企业承担等等,总计开价二百二十多万元。企业对家属的说法并不认可,表示赔偿主要责任在杀人者身上,企业并没有什么过错,但是愿意出于人道主义做出一些经济补偿,对于家属方提出的总价二百多万的赔偿数额是无法接受的。

  根据以往调处经验,司法所工作人员知道家属方此时情绪激动,要他们完全理性看待具体赔偿金额问题,还需要情绪发泄过程。一方面,司法所工作人员安抚死者家属情绪,对他们痛失亲人表示同情,同时劝导他们理性对待这件事,不要做出过激行为,适时提醒他们企业在这件杀人事件中并不是凶手,赔偿主要责任并不在企业,提出过高的赔偿要求企业是没有办法接受的。另一方面,司法所工作人员劝导企业考虑到这件事的特殊性,毕竟从贫困农村培养出一名硕士生,花样年纪在单位死于非命,企业应当负有管理责任,建议尽量多给予家属经济补偿。此外,司法所工作人员意识到,工伤是否能够认定是化解矛盾的重要一环。如果工伤认定能够顺利理赔,化解当事人双方的矛盾的工作就会相对容易。但是这起案件比较特殊,虽然死者是在工作地点出的事,但是因为是被同事故意伤害致死,是否能认定工伤获得理赔还是个未知数。如果工伤理赔能办下来,双方在经济标的上的差距就缩小很多,否则可能缺乏调解基础。双方看法悬殊,被害者家属又不愿意诉讼,很可能会有过激行为,影响社会稳定。因此,司法所积极与劳动所就工伤赔偿事宜进行联系沟通,咨询相关政策和手续流程,以及翻查相关法律法规,将获悉的相关法律信息及时向企业和家属传达,多次提醒企业和家属认真准备申报材料,积极申请。

  由于企业的控股股东公司的决策者远在广东,而且并不愿意直接面对家属商谈此事,给企业代表的权限又很小,因此每次企业代表就像传声筒一样,只能转达意见,不能当场做任何表态。司法所工作人员多次建议有决策权的负责人亲自来到调解现场,但未被接受。被害者家属方对提出的要求也不肯多做退让,并多次情绪失控,带着被害者遗像来到调解现场痛苦发泄。期间,双方各自聘请律师参与商谈。但凡双方律师出场谈判,每次见面最后都是不欢而散,因为律师谈判仅从法律关系出发,缺乏情感和温度,并没有推动谈判实质性进展。每次调解都非常胶着。

  为了给企业施压,家属曾多次到单位堵门闹事。为此辖区派出所找了父母谈话,给了警告,家属才些许收敛。经过不下十多次调解,双方各有退让,但差距还是很大。企业要求走诉讼途径。但是被害者家属坚决不同意,扬言要在媒体“曝光”,并不排除做出过激行为。谈判又陷入僵局。

  又经过七八次面对面的谈判和多次背对背的沟通,双方仍然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转眼间到农历腊月二十三了,再过一个星期就将迎来猪年新春,司法所提出建议,调解先告一段落,企业把能够承诺给到的钱先给家属,让他们回家办理后事和过年,过年后再约谈,如果届时实在谈不拢,就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双方认可了这个临时方案,在司法所和派出所的见证下,签订了一份会议纪要,确定了双方已经认可的想法,并约定过年后再谈,同时企业也先行给予家属一定的经济补偿。

  3月初,经过司法所和劳动部门的多次沟通,工伤认定报告出来了,确认死者是工亡,将获得理赔。这个结论让化解矛盾的前景豁然开朗。3月11日,双方在司法所和派出所的组织下双方再一次约谈。企业方明确表态,在之前给予家属的现金已经代为支付住宿费、交通费等一系列费用后,再愿意支付五万元给家属,但是要家属承诺不再就此事纠缠企业。家属本来还想再多争取几万,眼见企业态度强硬,考虑到工伤保险已经能够理赔,起诉企业也没有胜算,最终接受了这个方案。双方签下协议书,并于3月15日下午顺利履行完毕。

  至此,一场因企业员工杀害同事引发的,被害者家属与企业之间的矛盾,终于得以化解。

  案件思考:

  这起调解案件,引发三点思考:

  一、这起纠纷调解难度大、经历时间长。笔者看来,这起纠纷调解难度大,时间跨度大,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事发突然,死者年轻有为却突遭横祸,家属一时无法接受,需要较长时间来接受事实,情绪发泄有个过程。二是杀人者也自杀了,而且杀人者工作没多久,个人财产赔付困难。工伤认定未必能办下来,被害者家属的愤怒情绪和经济赔偿的要求矛头一时间全部指向了企业。而企业觉得自己并没有多大责任,矛盾激化。三、法治社会还不健全,不少群众法治意识尚比较欠缺。虽然被害者家属值得同情,但是对于被害者的死亡,企业应当负多少责任不明确。伤亡事故发生后,死者家属到企业闹事并不是个例,说明不少群众心里还是觉得“会哭的孩子有奶喝”、“谁凶谁有理”,这体现出法治中国的道路还任重道远。

  二、有必要在社会中更多推广、普及专业心理管理和疏导工作。这个案件里,杀人者和被杀者都是拥有着较高的学历和稳定工作的年轻人,本来两人前途一片光明。但是由于一时冲动,导致两个家庭白发人送黑发人,令人不甚唏嘘。两个年轻人,作为同事,而且都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因工作、生活中的不如意产生争执,一方情绪失控丧失了理智,亲手摧毁了两个家庭的幸福。如果杀人的年轻人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恰当化解一时的愤怒,也许这场悲剧就不会发生。现代人生活节奏快,各方面压力大,情绪容易失控。做调解工作,讲的是道理,调的是利益,疏的是情绪,为的是和气。但是,大多是事后工作。当今社会,学生重的是学习成绩,成人重的是金钱利益,情绪管理和疏导这一块是很缺乏的。如果能够在学校或者在单位,有机会学习一下情绪管理的技巧和方法,学习恰当的发泄情绪的方式,也许,社会上这些暴力伤害案会少一些。像这样因为一时激愤,让两个家庭遭到重创的悲剧或许也能少一些。我们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也能得到更好的预防和控制。

  三、企业除了抓生产以外,对员工法治思想的教育和企业文化建设也很重要。这件案件中,两名员工的矛盾冲突激烈,企业却没有及时有效地制止和化解,企业在对员工的思想教育和企业文化发展的工作上相当欠缺。应该建议辖区企业能吸取教训,加强党委、工会在企业中的力量,真正起到作用。同时,“法律进企业”工作力度也需要加强,应联系劳动、工会、各类专业社会志愿者等多方力量进入企业,帮助企业增强法治建设,创建和谐劳资关系、友爱同事关系和良好的企业文化氛围。

  参考法律依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2、《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调解法》

  3、《上海市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十四条(认定工伤范围)

  从业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四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用人单位或者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没有证据证明是非工作原因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