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新闻

鸠占鹊巢三年多, 今天这个家终于完全属于我们了

来源:嘉定法院   2019年4月22日 10:33

  生满铁锈的防盗门,沾满黑色油渍的纱窗,落着层层蛛网的家具,陈女士看着这套自己已经买了三年的房子,虽然屋内脏乱,但终究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家了。

  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

  离婚后,平分的房款被挥霍一空

  这套房子原本属于李大强夫妻,两人婚姻不顺打算离婚,为了方便自己贷款买新房,李大强将这套房子过户到了前妻名下并准备卖出去平分房款置换新房。

  恰逢陈女士一家也在寻找房源,看到李大强发布的买房信息后,立即联系李大强告知了自己的购房意向。双方商议后,最终以160万元的价格成交,并与两个月后签订了《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

  虽然小区旧了些,但好在地理位置不错,也方便孩子上学,陈女士一家满心欢喜打算搬进新房,这时候,“意外”出现了!

  原来,房子卖掉后,李大强和前妻平分了160万的房款,80万到手后,李大强却并没有抓紧时间购买新房,而是转头把钱全投到了股市里,幻想着自己能够凭借丰厚的本金大发一笔横财。然而令李大强没想到的是,股市的风险远超他的预期,几次投资下来,他分文未赚,反而赔进去不少,再加上他一直没有固定收入,80万的购房款很快就被他挥霍一空。

  购房的钱没了,前妻和他离婚后也搬去了他处,李大强一时没有了容身之处,于是,赖在已经卖给陈女士的房子中不肯走了。

  无处容身,他占据别人房子成了“寄居蟹”

  陈女士一家在买了房子后,好心给了李大强一段搬家过渡期,可他们左等右等等了两年多,都等不到李大强搬家的消息,不得已上门催促李大强搬家时,竟遭遇了李大强的“闭门羹”。

  “你们当初付房款的时间拖太久了,现在房价已经那么高了,我还怎么买得起房子?”李大强振振有词。

  明明自己是按照合同约定时间付清的房款,怎么又成拖延付款时间了呢?陈女士一家气不打一处来,愤愤之下将李大强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令李大强搬离涉诉房屋。经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嘉定法院)审理后认为,系争房屋的原产权人李大强前妻已经将房屋出售给了原告陈女士,陈女士按约定时间付清了房款,李大强前妻也配合陈女士办理了过户登记手续,系争房屋的产权已经登记于原告陈女士名下,故陈女士对系争房屋享有合法的所有权。现被告李大强居住在系争房屋内妨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原告陈女士要求被告李大强搬离系争房屋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法院判决生效了,陈女士一家又对乔迁新居充满了期待,觉得总算可以让李大强搬出房子了。可没想到李大强却对法院的判决置之不理,继续霸占着房子不肯搬离。无奈之下,陈女士只能继续向法院申请立案强制执行。上海嘉定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在立案后,第一时间通过网络查控系统冻结了被执行人李大强名下的银行账户,并将其拉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但是李大强依然拒绝履行自己的义务,面对执行法官的多次沟通劝说也无动于衷,继续占据着房子我行我素。

  强制腾退,买了三年的房子终于属于自己

  面对不知悔改的李大强,执行法官对他实施了司法拘留,可是在看守所关押了半个月的李大强在出来后还是一头扎进了这所房子继续过着鸠占鹊巢的日子。这可愁怀了陈女士一家,原本就是为了方便孩子上学全家省吃俭用买的房子,可如今孩子都入学3年了,他们一家还是住在租来的房子里,不能搬进属于自己的家。为了维护陈女士的合法权益,尽快让他们要回自己的房子,上海嘉定法院执行局决定出动腾退小组,对李大强占据的房屋进行强制腾退。而陈女士一家也积极配合执行法官的行动,不仅早早联系好了搬家公司,甚至都自费为李大强租了一处为期半年的过渡房屋。

  2019年3月19日上午九点,上海嘉定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来到了李大强所在小区。隔着生满铁锈的防盗铁门,李大强情绪很激动:“我买不起房子了,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你们让我搬去哪里?”

  “申请人已经替你租好新的房子了,搬家公司也给你找来了,不需要你操心这些事,你现在占据他人的房子,已经严重损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如果你继续妨碍执行的话,我们将再次对你进行司法拘留。不过你如果有其他的困难可以向我们提出来,法院会在合法合理的情况下尽量为你解决。”在执行法官耐心劝说了近二十分钟后,李大强深知自己无法再继续霸占下去了,终于打开了房门,同意搬迁。

  执行法官进入房屋后,依法对屋内物品进行了清点,随后指挥搬家公司对李大强的物品进行了整理搬离。有了被执行人李大强同意配合搬迁的态度,腾退工作进展的十分顺利,两小时后,全部物品被整理完毕,搬上了货车,李大强也在执行法官的护送下,顺利搬到了申请人为他租好的新房子内。

  买了三年多的房子如今终于完全属于自己了,陈女士看着眼前空荡昏暗的房子无限唏嘘,屋内杂乱尘土飞扬,但终究会尘埃落定。“谢谢法院的执行法官们的坚持,虽然得到房子的过程很艰难,但是法官们一直没有放弃,始终在为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而不断努力。”陈女士说。

  “执行攻坚战已经接近胜利的尾声了,但这不是结束,而是新征程的开始”,这起案件的执行法官钱斌说,“执行力度不会减弱,我们执行法官会一直在路上,时刻维护者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他的眼中有坚定的光在闪烁。

  【法官说法】

  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下发的《关于加强和规范强制腾退类案件执行若干问题的解答》的文件指引,上海嘉定法院执行局于2018年6月份正式成立了“强制腾退类案件专业行动组”(以下简称腾退小组)。“腾退小组”以一名资深执行法官为组长,根据案件的难易程度,分别带领法官助理、法警、书记员组成4人、6人、8人不同队形进行行动。当遇到需要强制腾退类的案件,先由承办法官提出初步执行预案,经局领导讨论通过后,即安排“腾退小组”参与案件执行,包括现场勘查、风险评估等,进一步完善和确定执行预案,同时根据具体环境、人员情况,分别确定腾退现场的警戒组、控制组、信息组的人员配备。

  上海嘉定法院成立“强制腾退类案件专业行动组”,旨在推进该院执行工作向专业化、精细化方向努力,将全局执行力量“拧成一股绳”,形成“执行团队化”专业机制,增强执行威慑力和司法权威性,更好地维护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文中当事人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