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新闻

漠视安全常识,学车中途任性跳车 驾校管理混乱,放任监管难以免责

来源:嘉定法院   2019年7月4日 15:47

  为求职而向驾校报名参加大客车驾驶员培训,却在学车过程中因为跳车不幸发生事故引发精神障碍,近期,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嘉定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因学车引发的健康权纠纷案,最终明确了事故责任承担。

  学车中途任性跳车摔伤

  为求得一份稳定的职业,毫无一技之长的君某向大旗驾校报名参加大客车驾驶员培训,希望取得A3准驾车型驾驶证能够从事公交司机工作,以此改变今后的职业生涯和命运轨迹。而大旗驾校收取了君某的培训费后,并未与君某签订驾驶培训合同,并且,因培训条件有限,大旗驾校将君某委托给另一家大地驾校的驾驶员陆某进行培训。不久后,君某及其他两名大地驾校招收的学员一同由大地驾校教练员陆某开始负责带教培训。因大地驾校提供的教练车较旧且与考试车辆型号不一,为便利君某等学员通过汽车驾驶科目二考试,陆某经君某等同意向其他驾校借用与考试车辆型号一致的车辆进行训练。2017年7月1日训练时,教练员陆某驾驶教练车,君某等3名学员坐在车内,车辆以5km/h慢速行驶于训练场内,而位于车辆中部的上下客车门始终处于开启状态。当车辆行至洗手间附近时,君某打算去一趟洗手间,因此她从座位上起身并走至该车门处,在教练车慢速行驶时自行跳车。然而令君某没想到的是,自己任性的一跳,竟使她不慎摔倒并当场昏迷。事故发生后,君某即被送医治疗,经医院确诊后,君某最终因跳车摔倒导致脑外伤并产生精神障碍,被评定为九级伤残。大旗驾校聘用的管理人员周某闻讯后,前往医院看望君某,并应君某丈夫要求垫付了部分医疗费。

  三被告坚称与事故无关

  原本希望通过学车可以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此次事故的发生,不仅使君某职业梦想破灭,也使君某今后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为此,君某将教练员陆某、大地驾校、大旗驾校一同告至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28万余元。

  在法庭审理中,教练员陆某认为,其带教君某的行为属于工作期间的职务行为,不应对君某的受伤承担赔偿责任。君某在训练中,在没有告知需停车的情况下自行跳车造成事故发生,君某应承担全部责任。审理中,鉴于陆某上述意见,君某以陆某履行的系职务行为而不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

  大地驾校认为,陆某虽系大地驾校聘请的大客车教练员,但陆某同时兼任大旗驾校大客车教练员,且大地驾校与大旗驾校并未有合作协议,故并非大地驾校安排陆某为君某的学车教练。君某系大旗驾校招收的驾驶培训学员,本案事故发生后大旗驾校负责处理并为君某支付医疗费用,故本案与大地驾校无关。

  大旗驾校认为,其对君某没有加害行为,不是本案赔偿主体,不应承担赔偿责任,陆某也不曾兼任大旗驾校大客车教练员。大旗驾校管理人周某垫付君某部分医疗费,系其个人行为,与大旗驾校无关。

  法院判决学车人、两驾校各自担责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君某培训的内容系大客车驾驶技术,君某应当知晓行车交通安全规范,重视人身安全常识,在汽车行驶中应谨慎行为,然而君某漠视安全,在未要求驾驶员停车的状态下自行跳车并导致受伤。故君某就其受伤存在主要过错。

  陆某系大地驾校聘用的教练员,事发当天同车接受陆某培训的其余两名学员均是大地驾校的学员。即便培训时所用车辆系陆某为便利学员考试而借用的车辆,也不能否定陆某系在执行大地驾校的职务行为。另外,在本次事故发生之前,陆某也曾带教大旗驾校的学员。因此,陆某在培训驾驶中未关车门的行为系履行大地驾校职务行为中的过错行为,大地驾校对君某事故受伤存在过错。

  大旗驾校作为招收君某为学员并收取君某培训费单位,理应对君某承担培训义务与责任,然大旗驾校将本应由其完成的培训义务交由他人完成,且在此过程中不尽相关的监督、管理等责任,置君某的培训于放任状态,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君某因培训产生风险的可能性。因此,大旗驾校对君某受伤亦存在过错。

  综上,就此次事故,君某承担主要过错责任,大地驾校、大旗驾校承担次要责任。另鉴于两驾校对君某的受伤并不存在合意,且过错各有侧重,两者责任同等为宜。故法院酌定君某承担60%责任,大地驾校、大旗驾校分别承担20%责任。对大旗驾校管理人周某垫付医疗费的行为,法院认定为系代表大旗公司,另君某同意该费用在应赔款中扣除。据此,法院判决大地公司应赔偿君某5万余元,大旗公司应赔偿君某3万余元。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均未提起上诉,被告并积极履行赔偿义务。

  此后,上海嘉定法院嘉北法庭还向大旗驾校发送了司法建议,建议该公司在今后加强培训管理监督工作及培训安全教育工作,大旗公司对此给予了积极反馈。

  法官说法:

  本案君某系大旗驾校招收的培训学员,然大旗驾校却将培训工作交由大地驾校教练员完成,且事发当日的教练车系临时租赁而来,从而导致培训工作欠规范、监管欠到位,进而影响培训工作质效。本案事故的发生,既有君某罔顾安全擅自跳车之因,亦有教练员不按安全操作规范而任由车门开启之因,然归根到底是驾校管理混乱、监管失职之果。这是一起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故,可谓后果严重、教训深刻。因此,驾校在日常管理中,应当结合自身培训范围、培训能力招收培训学员,并对学员、教练员加强安全教育培训工作,避免出现安全事故;学车人在日常训练中,也要时刻牢记安全规范,保护自身安全。

  (文中当事人、驾校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