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新闻

花季少女何以为家

来源:嘉定法院   2020年3月30日 09:30

  父母离异后,一直跟随母亲生活的女孩又痛失母亲,面对父亲的拒绝担责,外祖父承担起了她的生活起居。然而十几年后,父亲却又想要回她的抚养权,这样的情况之下,女孩的抚养权该何去何从?近期,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嘉定法院)南翔法庭审结了这起抚养权纠纷案件,保护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母亲去世,外祖父抚养她继续长大

  小夏3岁那年,父母离婚,从此小夏就跟随着母亲一直生活。在小夏十多年的成长时光里,父亲始终是个缺席的角色,没有照顾过她,没有看望过她,甚至就连对她的抚养费也是通过法院的强制执行得来。2017年,小夏12岁的时候,母亲突然病故,而父亲依然对她不闻不问,只有年迈的外祖父母接管了小夏的衣食起居,并担负起了她的学习生活费用。居委会多次联系小夏的父亲,要求他对小夏尽抚养义务,但小夏的父亲对此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2018年,小夏所在的居委会指定小夏的外祖父成为了她的监护人,监护权确定了,可小夏父亲对她的抚养费还依然是个问题。自2016年12月起,小夏父亲就以不能确定和小夏的亲子关系为由不再支付给小夏抚养费,小夏的外祖父母早已退休,照顾小夏的生活学习支出虽然尚有余力,但小夏父亲所要付的抚养费毕竟是小夏作为未成年人应享有的合法权益,无论如何不能放弃。

  2019年6月,小夏的外祖父一纸诉状将小夏的父亲严某告上了法庭,不仅请求将小夏的抚养权判归他们二老所有,同时也要求严某自2017年8月起每月支付给小夏抚养费4000元,一直到小夏十八岁止。

  父亲想要回抚养权,女孩何以为家

  法庭审理中,严某再次提出要确认与小夏的亲子关系,经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鉴定确认,支持被告严某是小夏的生物学父亲。亲子关系已经明确,严某再也没有任何拒绝给小夏抚养费的理由,但此时的严某却提出了要回小夏抚养权的要求。严某认为,自己比小夏的外祖父更加年轻,也有能力、有知识、有稳定收入去抚养小夏,因此他不同意由小夏外祖父继续抚养小夏,而是应该由自己对小夏履行监护和抚养义务。

  一方是亲生父亲,一方是一直抚养照顾她的外祖父,考虑到小夏已经年满14周岁,系限制行为能力人,为了更好地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承办法官和小夏进行了深入的谈话,了解了她的成长过程和想法。母亲在世时,小夏就常常受到外祖父母的照顾,而自母亲去世后,二老更是把她接到自己的身边,一直悉心照料她的日常起居和学习。但是父亲对于小夏而言,却一直是一个陌生的角色,自她记事以来,几乎从未与父亲有过接触,也谈不上有什么亲厚的感情,更况且父亲如今还有了新的家庭。相比较之下,小夏表示,自己还是更想与一直相伴她成长的外公外婆继续生活。

  综合原被告双方实际情况和小夏的个人意愿,上海嘉定法院南翔法庭审理后认为,本案原告小夏外祖父在其女病故、被告严某又一直纠缠其与小夏未经亲子鉴定而拒不承担监护抚养职责的情况下,承担了抚养、照顾小夏的责任,已经与小夏形成了抚养关系。小夏由原告夫妇抚养、照顾,未出现不利于小夏健康成长的情形,双方已建立起深厚感情,改变生活、学习环境也不利于小夏的健康成长。小夏目前已年满14周岁,系限制行为能力人,依法可以从事与其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可以自主选择与谁共同生活,如今小夏明确表示要求与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其意愿应予尊重。被告严某要求抚养小夏理由并不充分,因为子女抚养问题应从有利于未成年子女身心健康,保障未成年子女合法权益等方面综合考虑。小夏母亲与被告离婚后,小夏一直与母亲及原告外祖父母共同生活,被告从未探视过小夏。小夏母亲去世后,被告严某未自觉履行支付抚养费义务,也未探视小夏,因而在小夏的生活中,被告作为生父的角色是缺位的,与小夏的父女感情是淡薄的,特别是被告始终坚持要做亲子鉴定,表明被告对其与小夏间的父女关系始终表示怀疑,此行为对小夏的情感是严重打击。小夏不愿与被告共同生活也在情理之中。综上,为最大限度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法院确定小夏随原告共同生活,对被告要求抚养小夏的意见,不予采纳。对于小夏抚养费的实际给付数额,应考虑小夏的生活、学习的实际需要及被告的收入状况、被告需抚养人员情况等因素予以合理确定。原告小夏外祖父要求被告自2017年8月起支付小夏抚养费的要求,合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法官说法

  根据婚姻法规定,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孙子女、外孙子女有抚养的义务。此项规定目的是在未成年人的父或母已经死亡或者无力抚养的情况下,通过明确直系亲属的抚养责任来确保未成年人得到及时抚养、照顾。在未成年人的父或母已经死亡或丧失抚养能力的情况下,代替自己已经死亡或者丧失抚养能力的子女对未成年孙子女、外孙子女尽抚养义务,这既是有抚养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的法定责任,又符合直系亲属间亲情需要。本案系外祖父在其女身故的情况下起诉主张外孙女抚养权的抚养纠纷,当事人已年满14周岁,此种情况下,不仅要考虑原被告双方的抚养条件,选择更有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长的一方,更重要的是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纳入未成年人的想法,了解他们的心理诉求,才能更好地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